关于孔子老人家的问题在《论语》里面有孔子老人家的两句话:一,克己复礼以为仁;二,仁者爱人.这两句话是否有矛盾,有,请相信分析;无,请说明理由.请各位用心回答,

来源: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:作业帮 时间:2021/06/22 10:18:53

关于孔子老人家的问题在《论语》里面有孔子老人家的两句话:一,克己复礼以为仁;二,仁者爱人.这两句话是否有矛盾,有,请相信分析;无,请说明理由.请各位用心回答,
关于孔子老人家的问题
在《论语》里面有孔子老人家的两句话:一,克己复礼以为仁;二,仁者爱人.这两句话是否有矛盾,有,请相信分析;无,请说明理由.
请各位用心回答,

关于孔子老人家的问题在《论语》里面有孔子老人家的两句话:一,克己复礼以为仁;二,仁者爱人.这两句话是否有矛盾,有,请相信分析;无,请说明理由.请各位用心回答,
不矛盾
《论语》每篇标题取自首章首句中的两个字,各篇之间没有时间的先后顺序,每篇内各章之间也没有共同的主题.
作为说理文,《论语》还很幼稚.不过先秦说理文的一些文体特征,在 《论语》中已有萌芽.语录体是《论语》文体的基本特征,它或是记录孔子的只 言片语,或是记录孔子与弟子及时人的对话,都比较短小简约,还没有构成单篇的、形式完整的篇章.
孔子的主要思想:
A、 政治思想.以“礼”和“仁”为核心.
以“礼”为支柱的治人之学 .以“礼”为支柱的治人之学实际上就是孔子的治国思想.孔子继承了西周以来把礼作为治国之经纬的思想,认为礼是治国之本,形成了以礼乐教化治国安邦的总体思路.孔子对周礼抱着很尊敬的心态,而在实际上又有所损益.在继承中创新,目的是为了救世.孔子是十分崇尚“周礼”的,在《论语》中多次谈到自己对西周礼乐的向往.子曰:“周监乎二代,郁郁乎文哉,吾从周.”(《八佾》)“周之德,其可谓至德也.”(《泰伯》)“如有用我者,吾其为东周乎!”(《阳货》)“甚矣!吾衰也,久矣,吾不复梦见周公.”(《述而》)这态度谈和感情毕竟是有一定的保守性的,因为周礼再好,也只是代表一个逝去了的时代,尽管那个时代曾经确实是辉煌的.
“礼”的外在形式,包括祭祀、军旅、冠婚丧葬、朝聘、会盟等等方面的礼节仪式.孔子认为,注重“礼”的内在精神固然重要,而内在精神终究还要靠外在形式来体现.所以对这些礼节仪式,孔子不但认真学习,亲履亲行,而且要求弟子们严格遵守.他教育颜渊要“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,非礼勿言,非礼勿动”(《颜渊》).他说:“恭而无礼则劳,慎而无理则葸,勇而无礼则乱,直而无礼则绞.”(《泰伯》)对于违背礼法原则的行为,他总是给予严厉的批评和抵制.季氏八佾舞于庭,是对礼的僭越,他说“是可忍也,孰不可忍也!”(《八佾》)“邦君树塞门,管氏亦树塞门;邦君为两君之好,有反坫,管氏亦有反坫.”他批评“管仲之器小哉”,“管氏而知礼,孰不知礼?”(《八佾》)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,他讽刺地说:“赐也,尔爱其羊,我爱其礼.”(《八佾》)宰我欲去三年之丧,他斥之为“不仁”(《阳货》).他教育弟子的基本原则,是“博学于文,约之以礼”(《颜渊》).因为“礼”的内在精神是维护宗法等级制度,所以和每个人的地位名分又是相通的.行为上恪守自己的名分就是守“礼”,越出自己的名分就是违礼.因此,孔子不但明确提出“正名”的主张,而且还通过编修《春秋》,对种种违礼僭越的行为进行了讥刺贬斥.
“礼”所讲的行为准则,也具有教化性质,要义是要求人们通过加强修养,自觉地约束自己,达到人际关系的协调,因而在精神上与“仁”“德”互相渗透贯通,所以孔子明确地把二者结合起来,认为“克己复礼为仁.一日克己复礼,天下归仁焉”(《颜渊》).在政治上,他反对使用强制性的刑法,主张“道之以德,齐之以礼”(《为政》).
如果孔子果真面对当时礼崩乐坏的社会形势,一味地维护周礼,那他肯定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保守派.但是,事实上,他对周礼也有许多不满之处,并在推崇周礼的前提下,对周礼进行了许多“损益”.如“周礼”重视祭祀鬼神,而孔子在回答樊迟问知时则主张:“务民之义,敬鬼神而远之,可谓知矣.”(《雍也》)子路问事鬼神的问题,孔子明确地告诉他:“未能事人,焉能事鬼?”(《先进》)他的弟子都认为“子不语怪,力,乱,神.”(《述而》)孔子重人事轻鬼神,革新了“周礼”的基本精神.又如“周礼”规定的宗法制、世袭制在孔子这里也被打破了,他提出了的“举贤才”(《子路》)打破了亲亲尊尊,主张“学而优则仕”(《子张》),向社会打开了取士的大门.
以“仁”为支柱的修己之学
1.1 孔子对执政者提出了“正己”的要求,孔子认为,在任何一个秩序良好的社会中,执政者与臣民的关系是最基本的.而在二者当中,孔子又最注重执政者的作用,认为执政者的好坏决定了社会治理的好坏.因此,他对执政者的政治道德提出了很高的要求,这就是“正”.当季康子问政与孔子,孔子对曰:“政者,正也.子帅以正,孰敢不正.”(《颜渊》)又说:“其身正,不令而行;其不正,虽令不从.”(《子路》)又说:“苟正其身矣,于从政乎何有?不能正其身,如正人何?”(同上)这就是说,执政者必须从端正自身开始,通过其人格魅力和道德感召力去治理民众(正人).这样,才能造就一个良好的秩序社会.这就是古代的所谓“典范政治”的基本要求.执政者正,便可不令而行,风行雨施,及与下民,“君子之德风,小人之德草,草上之风必偃.”(《颜渊》)
在这个基础之上,他进一步推论,认为政治过程是一个由修己到治人的连续过程.“修己以安人”“修己以安百姓”(《宪问》)在孔子看来,修己为为政之本.安,就相当于今天的社会稳定.社会何以能稳定?不是靠压迫和欺诈,而是要在“修己”基础上建立社会的正义和规范——礼乐刑政一整套东西.朱熹注云:“圣贤之道,进则救民,退则修己,其心一而已矣.”可谓深得圣贤旨意.
1.2 孔子还对以执政者为主体的社会各阶层提出了“克己”的要求.这就是有名而也有误解的那句话:“克己复礼为仁.一日克己复礼,天下归仁焉”(《颜渊》)这句话可以说是孔子思想的纲要,涉及到了礼、仁,而以“克己”作为复礼归仁的实践要求.对于“克己”的“克”历来有两种不同的解释,一是释为“胜”、“克制”,一是释为“能够”、“堪能”.从《论语》的有关论述看,把“克”解释成“克制”似乎更符合孔子的本意.其实,孔子自己对“克己”自有一套论述的.
在他看来,“克己”的一种方式是“约”,即约束.《里仁》云:“以约失之者鲜矣.”朱注:“谢氏曰:“不侈然以自放之谓约.尹氏曰:凡事约则鲜失,非止谓俭约也.”这就是说,能够自我约束不放纵就可以少犯错误.他又说:“君子博学于文,约之以礼,亦可以弗畔矣夫!”朱注:“君子学欲其博,故于文无不考;守欲其要,故其动必以礼.如此,则可以不背于道矣.程子曰:“博学于文而不约之以礼,必至于汗漫.博学矣,又能守礼而由于规矩,则亦可以不畔道矣.”(《颜渊》)颜渊说:“夫子循循然善诱人,博我以文,约我以礼.”(《子罕》)朱注:“侯氏曰:“博我以文,致知格物也.约我以礼,克己复礼也.”可见孔子是从学与礼的相反相成中来谈的,学要博,礼要约.“约之以礼”与“克己复礼”是意思是一样的.都是指以礼来克制、约束自己的思想行为.
“克己”的另一种方式是“自戒”.孔子曰:“君子有三戒:少之时,血气未定,戒之在色;及其壮也,血气方刚,戒之在斗;及其老也,血气既衰,戒之在得.”《(季氏)》自戒便是自爱,便不会走入人生的误区.孔子在回答樊迟问如何“辨惑“时,讲的不是分辨是非之道,而是自戒.他说:“一朝之忿.忘其身,以及其亲,非惑与?”(《颜渊》)“克己”还要自省、自责、自讼.子曰:“见贤思齐焉,见不贤而内自省也.”(《里仁》)朱注:“思齐者,冀己亦有是善;内自省者,恐己亦有是恶.”前者是积极的向善,后者是消极的自防.曾子还更明确地说:“吾日三省吾身:为人谋而不忠乎?与朋友交而不信乎?传不习乎?”(《学而》)朱注:“尹氏曰:曾子守约,故动必求诸身.”是说曾子注重内在修养,事事反求诸己.反省,是人的自我意识成熟的标志.经常反省,有错改之,无错则免.他还语重心长地说:“躬自厚而薄责于人,则远怨矣.”(《卫灵公》)但一般人很少有自责精神,孔子感慨地说:“已矣乎!吾未见能见其过而内自讼者也.”(《公冶长》)
孔子“克己”最彻底的要算“不争”、“无争”了,这与道家思想甚为接近,是早期儒道关系还不紧张时手道家的影响,也说明儒道思想的有同一的一面.子曰:“君子矜而不争,当而不群.”(《卫灵公》)这是辨证而正面的要求.又曰:“君子无所争.必也射乎!揖让而升,下而饮.其争也君子.”(《八佾》)可见,不争也不是绝对的任何如何竞争,而是认为应有正当的符合礼乐文明的“争”.
1.3 孝悌是修己的又一基本内容.孝指尊敬顺从父母,悌指尊重兄长,是中国古代处理家族内部两大关系的基本要求.子曰:“弟子入则孝,出则弟.”(《学而》)“出则事公卿,入则事父兄.”(《子罕》)由于当时的家族组织与行政这关系密切,在家能孝悌者,在政治上必定能敬重君主、公卿,所以,“其为人也孝弟,而好犯上者,鲜矣.”(《学而》)因为孝悌与政治相通,因此当有人问孔子“子奚不为政”时,孔子回答到:“《书》云‘孝乎惟孝,友于兄弟,施于有政.’是亦为政,奚其为为政?”(《为政》)
在孝悌中间,孔子更重视孝,认为这是“本”:“孝弟也者,其为仁之本与!”朱注:“孝弟行于家,而后仁爱及于物,所谓亲亲而仁民也.故为仁以孝弟为本.”孝悌成为仁民爱物的根本.那么,如何做到孝呢?一是合礼.子曰:“生,事之以礼;死,葬之以礼,祭之以礼.”(《为政》)生前死后都能以礼待之,便是孝.二是真情实感.子曰:“今之孝者,是谓能养.至于犬马,皆能有养.不敬,何以别乎?”(同上)即就是说,赡养父母要有敬重的感情,不然,与对待犬马就没有分别了.
1.4 在社会生活中处理人与人关系时要爱人.当樊迟问仁时,孔子说:“爱人.”(《颜渊》)历来对仁的解释众说纷纭,然而爱人是其基本的精神,是修己之学的根本.这里的“人”是一种泛称,是一个类概念,是超越了阶级、种族的局限.
孔子认为“爱人”的具体表现和方法就是“忠恕”.子曰:“参乎!吾道一以贯之.”曾子曰:“唯.”子出,门人问曰:“何谓也?”曾子曰:“夫子之道,忠恕而已矣.”(《里仁》)所谓“忠恕”,就是“己欲立而立人,己欲达而达人”(《雍也》),这样由己及人,人己对待.对己,要求“克己”;对人,要求“爱人”.二者统一于“仁”之中,是修己之学的两个支点.
1.5 以“仁”的精神,贯彻于政治生活的过程当中,就是要做到尊五美、屏四恶.